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党建 > 特色工作 > 书记工程

基层“硕鼠”成“大老虎” 穗5“村官”敛财千万

时间:2009-01-14 09:32:1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未知


    400万元的礼如何送给社区干部?把一个装满钱的麻袋放到社区干部的车上,“礼”就送完了!“礼”怎么分?车上的3名村干部“坐地分钱”———人民币一人100万;100万港币一分为三,每人33万多。

    广州市黄埔区荔联街沧联社区的5名主要干部,利用手中职权,在重大工程项目中明目张胆地收取大量“回扣”,初步查明涉案金额1100多万元,令人震惊。

    近来,一些“小官”,如小科员、小出纳员、小信贷员、村委会主任等“芝麻官”,屡屡爆出“惊天大案”。据北京市一中院一项调查显示,21件“小官大贪案”26名被告中,处级干部11人,处级以下15人,级别都不高,但犯案数额高得惊人:最少的有105万元,最多的高达9452余万元。而这些在百姓身边,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小官”犯了大案,对政府公信力和百姓对官员信任的侵蚀,比起“大蠹虫”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基层官员腐败越来越不容忽视,沧联社区的案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记者独家采访此案,特此刊出,权作警钟。

    时间已经迈进2009年,广州市黄埔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跟记者谈起2008年最“得意”的案件,无不谈到这起“小社区里的大案件”———广州市黄埔区荔联街沧联社区“五村官敛财过千万”的案子。

    5名小小的村干部,把1100多万元吞进腰包;检察机关顺藤摸瓜,几经曲折终究揪出“硕鼠”。记者对这一精彩得近乎电影情节的案件,进行了一番深入的调查和思考。

    缘起

    小小村官位,争得你死我活?落选村官“抗议”牵出背后大线索

    2008年4月底的一天,天气乍暖还寒。

 
   广州市黄埔区检察院接到举报线索,线索列举了沧联社区居委会主任、经济联合社董事长钟伟佳和经济联合社副董事长钟树韬方方面面的问题,如将社区工程私下拨给自己亲信和亲戚做,收受包工头回扣等等……

    此线索涉及的事实太过模糊,而且是匿名举报。黄埔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们无从下手,但经过分析认为,最近几年,沧联社区经济发展迅速,一系列的大型工程陆续上马,一些项目中使用的资金量大,这里面可能藏有“猫腻”。与此同时,检察院又获取另外一条信息,引起了该院领导的注意:沧联社区的一些村民近日来在悄悄议论,村里自从2002年行政村改社区后,成立了有集体经济性质的经济联合社,并由社区党委和社区居委会的领导班子实行交叉任职,2008年恰好是社区进行党委换届的年份,这次选举争夺得相当厉害。选举结果出来后,经联社副董事长钟树韬“意外落选”后,心感不忿,还公然闹事以示抗议。

    “一个小小的村官,为什么争得这么厉害?”黄埔区检察院的领导提出了这个疑问。带着这个疑问,院主管领导指示反贪局的干警进行初查,办案人员进行认真分析后,很快拟订了初查方案。

    端倪

    村干部为何率先富起来?群众举报检察官兵分三路调查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检察官兵分三路进行初查。第一组摸查组来到沧联社区发现:该社区2002年起的5年多时间里,开发工程量进度迅猛,一个奇怪的现象也在这时发生:一些村干部率先“富了起来”,在附近的大楼盘买了别墅,连他们的亲戚们也连带着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不少的村干部还跟一些包工头走得很近,这里面就有钟伟佳、钟树韬的身影。

    第二组外调组通过一名熟悉沧联社区内情的群众口中初步掌握了沧联社区近几年的征地款、工程项目、工程包工头以及社区干部的分工、财产、投资等秘密资料和关键信息。

    第三组讯问组迅速根据其他两组的信息回馈,确定钟伟佳、钟树韬及包工头钟某、监理郭某作为第一批接触对象,并摸清和全面掌握钟伟佳等4人的基本情况,为讯问打好基础,从中寻找突破口。

    种种迹象表明,钟伟佳等4人有重大犯罪嫌疑,该院决定迅速立案,2008年5月5日,办案组展开行动,迅速将钟伟佳等4人带回检察院。

  突破

    “我到了该讲的时候了”牛气村官率先开口案件取得突破

    到案后的钟伟佳一脸严肃,城府极深;包工头钟某一声不吭,讲起了“江湖义气”;监理郭某虽已开口,但却没有讲到重点问题。办案人员经过几轮突审冲击,案件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反倒是钟树韬,这个平时很“牛气”的村官,油嘴滑舌,善于表演,并声明有些事情他是不会说的,到该说的时候才会说,办案人员决定以他为突破口。

    确定了主攻方向后,黄埔区检察院派出了一位经验丰富的科长,对钟树韬进行审讯。检察官分析了当前查办沧联社区案的整体表现,以及每个被调查对象的个人表现,接着语重心长地教导钟树韬,一定要争取主动,走从宽处理的道路。钟树韬显然就是那种看见领导就比较乖的人物,面对科长的亲切谈话,他没有继续滑头下去,而是认真倾听,仔细判断科长说话的可信度,在倾听了大概3个小时左右,他突然说了一句话:“我到了该讲的时候了”。钟树韬于是像竹筒倒豆一般,交代了其伙同钟伟佳及另外两名社区干部邓礼兴和欧德添,在沧联商业中心项目、沧联铁路南厂房工程、沧联十社宿舍楼工程、沧联大门口市场工程等四个工程中收受贿赂共计680万元人民币和100万元港币的事实,个人受贿金额达230万元人民币和33.3万元港币。

    防线一经撕开,就像洪水决堤,审讯势如破竹,办案人员迅速突破了其他几名犯罪嫌疑人。钟伟佳在多次交锋后,终于承认了受贿240万元人民币和33.4万元港币的事实,邓礼兴和欧德添到案后也迅速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只有包工头钟某勉强交代了在沧联铁路南工程中行贿的事实后,对沧联十社宿舍楼行贿的事实,一直不肯“认账”。

   进展

    最顽固包工头终被“感化”抓获重要行贿人案情浮出水面

    不管办案干警怎样苦口婆心的劝说,钟某到案后就是一言不发,只是喋喋不休重复几句话,“我都不想出去了,出去也是死”,“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也活不了多少天了”等等。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要是一直拖下去,对案件的办理是非常不利的,5月31日,办案人员决定利用周末两天的时间进行猛攻。询问人员及时调整了审讯策略,变“点化”为“感化”,用法律、政策规劝和感化钟某。在强大的法律威慑和政策感召下,钟某最终供认其支付几十万元现金给犯罪嫌疑人监理郭某操作招投标,将铁路南工程和十社宿舍楼转包给包工头邓某,从中收取回扣共620万元,然后行贿给钟伟佳等四名社区干部共计350万元,个人违法所得180万元。

    根据犯罪嫌疑人钟伟佳、钟树韬、欧德添等人的供述,他们在沧联商业中心项目收受了项目投资人深圳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某某的好处费300万元人民币和100万元港币,而陈某某已经潜逃,因此,抓捕陈某某归案成为必须马上着手的工作。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面对着没有消息可问、没有线索可循的两难境地,办案人员并没有放弃,不断收集各方面的线索,先后追踪到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寻找陈某某的蛛丝马迹。

    时间指向2008年6月19日上午,办案人员收到可靠的信息,“陈某某进入了黄埔区某酒店。”办案人员大军出动,迅速来到该酒店,对酒店内外进行观察,但狡猾的陈某某却没有露面。下午3时左右,陈某某再次出现在另一家酒店,办案人员再次出动,10分钟就赶到了该酒店,在酒店正门安排哨岗,后门停车场则安排主力守候在车上准备抓捕,布控后10分钟,陈某某准时开车到达停车场,下车从后门步行进入酒店,办案人员迅速下车跟进,并在酒店后门将其抓获归案。

    到案后,陈某某不但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还向办案人员提供了一条线索:他曾经给当时的沧联社区党委书记温某某送过25万元人民币。“拔出萝卜带出泥”,陈某某的落案,又带出了个温某某。黄埔区检察院当即下达命令,将温某某带回调查。温某某对受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至此,沧联社区干部窝案所有犯罪事实全部取得突破,这些村官的“面目”一一浮出水面。

    实情

    狮子大开口没钱不办事“为村民致富”成“为个人创富”

    经调查,表面上,这几位“村官”口口声声称“当村干部就是要先为村民致富”,但实际上,他们却是借帮村民致富之名为个人“创富”。

    说起与钟伟佳、钟树韬打交道的经历,包工头陈某某至今还“心有余悸”。

    2006年春节前夕,陈某某偶然通过经联村村干部欧德添无意中说起,经联村准备在一块空地上建大型商业中心,急于寻找投资项目的陈某某没有放过这个商机,通过中间人,陈某某找到了当时任经联社董事长的钟伟佳和副董事长钟树韬,但“两钟”并没有表明“心迹”,陈某某碰了个“钉子”。

    考虑再三,陈某某意识到“两钟”可能是想从中要点好处,于是多次请他们吃饭及玩乐。然而,让陈某某没想到的是,“两钟”对此根本不屑一顾,而是不停地跟陈某某计算在这个工程中陈某某可以赚到多少钱。

    按照“两钟”的算法,该项目是由社区出让地皮,陈某某出资金建造,工程的合同预算价大概9000万元,每年只需支付分红270万元给村里,陈某某存在的利润空间相当巨大,狮子大开口的“两钟”提出要陈某某必须回扣600万元。经过不断求情和讨价还价,陈某某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分”给“两钟”400万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全县:集中培训基层党组织书记
全县:集中培训基层党组
全县:部署教育实践活动深化整改落实工作
全县:部署教育实践活动
龚德汉:深入基层送温暖
龚德汉:深入基层送温暖
辛春生:慰问“空巢”离休干部
辛春生:慰问“空巢”离
最后更新
热门栏目